您的当前位置:AG视讯 > 大学生篮球大赛 校园组 >

主创分享会 从木心鲁迅说到戏剧木心·人曲上下

时间:2019-08-20

  鲁迅身后,有诸多为他写传记的人,但大体都不能脱离意识形态的桎梏。其传记大概也分为三个走向:其一是源于亲朋的口述,大多都是记录与鲁迅生活的点滴;其二是学者的梳理,主要是通过其人其文综合来分析;最后是研究者的角度,有从“绍兴”作为选题来记录鲁迅生平的,也有从北京八道湾十一号周宅来细述其作品成就的。这些传记七零八落,颇为琐碎,聊可一看。

  《木心·人曲》 中饰演胎儿(小灵魂)、老者(老灵魂)、桌、画、河、石、十字架、铁栏、五线谱、树、流星;舞者、演员、前深圳现代舞团联合创始人 ;北京舞蹈学院现代舞编导班、厦门演艺学院。

  《木心·人曲》主演,饰女巫、产妇、护士、少女、看守、母亲、大姐、红胸鸟;戏剧、影视演员 / 表演教师;深圳大学影视戏剧表演专业;“叁壹 · 戏工坊”创始人

  《黑暗的闸门——中国左翼文学运动研究》夏济安 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 2016年

  这部关于上下往复的人生欲望四重奏的荒诞悲喜剧,讲述鲁迅《奔月》中结束后的故事,《故事新编》外众生相的新编,“起承转合”里满是“戏剧戏曲”间的怨憎会、爱别离、求不得间难舍的贪嗔痴欲望。其中,你看不到所谓的神话、英雄、仙女、演员,有的只是在欲望、困境、矛盾中挣扎的你我。

  诚如夏所评论的那样,我们之所以无法客观看待鲁迅及其作品,是根源于我们对他并不了解,纵然在小说上他获取了无数的声誉,他的旧体诗造诣远远高于他在白话诗里所取得的成就。他于现实主义有所突破,但也在这上面有所局限。他喜怒无常,脾气怪异。他将愤怒融进笔中,化为了一篇篇斗争檄文,却也能写出乡间孩童美好的童年记忆。他自幼喜读古典小说传奇,因此在《故事新编》里到处都可见“文言体”与白话相融合的片段。他藏书爱书,也颇具审美,许多书籍封面设计亦来源于他自己。正是这样一个人,才真正在诠释“人”是什么。而非那些虚无光环映照下,让人看不真切的鲁迅。

  再说木心。不得不说,木心的文字之所以能引起足够多的共鸣,并不是那种“鸡汤范文”式的写作,大多数人对他的文字津津乐道,并非毫无缘由。“我是一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啊”,看似平白的一句话里,其更像是“字字看来都是血”的讲述,读木心最好的状态就是不声张,静默地读。木心的文字不适宜热闹,最好就是在入夜时,一个人独赏。

  主要作品:《木心·人曲》《上下》《胡子家族的宝藏》《一本正经》《刘小源和李小花》《郑和的后代》《“净”化论》

  主要作品:《木心·人曲》《上下》《四根火柴人儿》《深漂狂想曲》《老友祭》《一本正经》《胡子家族的宝藏》《刘小源与李小花》

  倘若认真去看他在狱中的精神世界,以纸作黑白琴键,脑中到处都是飘扬的音乐,就会发现他对于生活之态度。他曾写下的那首类似《诗经》中四言小诗的《大卫》,更像是一篇详实的自传,由年轻的意气风发转向苍老后的独影自怜。有些人在世俗面前会选择屈从,而有些人在世俗面前会选择隐忍,木心却在世俗面前选择了原谅。

  说了这么多鲁迅与木心,实际上也是为了推荐大家去看两部戏剧,一部《木心·人曲》,一部《上下》。前者是一部以木心生平为题材创作的戏剧,而后者则是在讲诉鲁迅《奔月》中结束后的故事,《故事新编》外众生相的新编。

  在我看来,真正对鲁迅作品认识深刻的只有一人,就是夏济安。他在其专著《黑暗的闸门——中国左翼文学运动研究》中对于鲁迅其人与其作品都可谓一针见血,在《鲁迅与左联的解散》中着重讨论了鲁迅与诸多作家之间的笔战交锋,而在《鲁迅作品的黑暗面》中也不时冒出金句:“鲁迅作为小说家,起势极好,却未能持续,这大概可算作现代中国文学的一个谜。”

  地址:库布里克kubrick(深圳百老汇电影中心内)深圳南山区万象天地L5层SL562号商铺

  细数当下诸多文字,不也是鲁迅在《药》里极力刻画的“人血馒头”么?在阅读鲁迅作品时,人们往往先关注评论家言,却忽略了自己的阅读感受,这就使得太多人的阅读习惯演变成为被评论家带着去阅读,这种阅读感受是最不真切,也是最难理解其人其文的原因所在。相反,当你在自己阅读完鲁迅作品后从头再看一些评论,则会变得豁然开朗许多。譬如作家阿城在《闲话闲说》里探讨白话文时,“说鲁迅是个特例,在于鲁迅的白话小说可不是一般人能读懂的。这个懂有两个意思,一是能否懂文字后面的意思,二是能否再用白话复述一遍小说而味道还在。鲁迅的小说是不能再复述的。”

  主要作品:《木心 · 人曲》《上下》 《XX那里》系列、《偶遇》系列、乌镇戏剧节环境即兴、《小宇宙搭车客指南》

  先说鲁迅。“鲁迅是一座山,后面很多作家都是山,被这座最高的山的影子遮盖了,但张爱玲是一条河。”学者许子东如是说。诸多人,尤其是诸多年轻人,大抵已不再看鲁迅。因为在这个时代里,微信公众号与诸多新媒体成为了获取碎片化阅读的主要阵营,便出现了太多“以讹传讹”的鲁迅名言。而许多劣质出版机构则借由鲁迅的名义,以鸡汤文的迅速传播为由,印出了众多“张冠李戴”的鲁迅作品,而正是因为这些作品的泛滥,演变成为让人捧腹又无可奈何的“李鬼”。那么今天我们还有阅读鲁迅的必要吗?

  大抵文学的天才都要经受生活的磨难,木心也不例外。我曾一度以为倘若没有曹家的日渐衰颓,使得其过着终日举家食粥的生活,曹雪芹也许写不出《红楼梦》。诸多人看《红楼梦》认为它太过于理想主义,倒不如看现实主义色彩更加浓厚的《金瓶梅》,其实并不懂语言天才在叙事上的巧妙与言辞里的安排。单就简单的一首《好了歌》与甄士隐解题所注,便已然超越了《金瓶梅》里那些世俗的陈词艳曲。

  诗歌舞变奏三幕剧《木心·人曲》 ,是中国第一部以诗人、文体家、画家、音乐家木心生平创作的原创戏剧,已受邀参加2019第十届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、2019木心与鲁迅文学戏剧单元、2018第九届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、2018第五届城市戏剧节、2017第一届南山戏剧节、2017宝安戏剧活动月、2017第五届创意生活芒草节、2016第四届乌镇戏剧节、2016第三季鳌湖艺术节等戏剧节与艺术节,并获“最具艺术探索奖”。

  而存在的另一种刻板印象,则是由于鲁迅杂文的锐利与尖刻,使得大多数人对于其文感观仍停留在教育课本《纪念刘和珍君》这样的“斗争檄文”里。颇多学者将鲁迅与周遭人事的关系作为切入点,去探讨鲁迅本身作品的讽刺性,认为《阿Q正传》中的“胡适之先生的门人”,大多也是借以讽喻顾颉刚、傅斯年等人。倘若从人事关系上来看,与鲁迅有关系的现代作家、学者实在多不胜数。萧军、萧红甚至整个“左联”,都与鲁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“笔战”的世界都被鲁迅写进了杂文,而现实的世界,却被他写进了两本小说中,其一是以“吃人的礼教”著称的《狂人日记》,其二就是被时人称为国人性格结晶的《阿Q正传》。

  《木心·人曲》导演 / 编剧 / 词作者;导演、编剧、词作者 ,“碉楼剧场&邹晓勇戏剧工作室”创始人,创作诗歌舞变奏三幕剧《木心·人曲》、四重奏荒诞悲喜剧《上下》、复调音乐戏剧《野孩子飞》、实验装置舞剧《小宇宙搭车客指南》、荒诞情怀戏剧《深漂狂想曲》等多部戏剧作品及原创歌曲,受邀参加众多戏剧节与艺术节。

  以人物大段独白及反转为主,将历史空间中人的焦虑疏离恐惧与戏中神话人物重叠。

  你只需将他的作品摆在一个恰当的位置上。这个恰当的位置是什么呢?在我看来,就是不偏不倚地评价。每当我们在讨论鲁迅的作品时,总会陷入一种不自觉的先入为主,这种先入为主往往有来自教育的灌输,即我们从小课本上的鲁迅所带给我们的印象。鲁迅,在课本上的生命力往往都是鲜活的,比如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,那种因为童趣而不受乡里私塾学堂限制的烂漫天真,确实也使得诸多人在读到这篇散文时颇觉诧异,让人很难想象它是鲁迅的作品。

  木心不是在用笔写作,他是在用生活写作,用生命写作。甚至可以说他对文学的真诚造就了他的写作。文学已然融入了他的生命之中,变成了必需。不然何以得有一部《文学回忆录》传世?诚如李劼对其评价的中肯:“木心骨子里是个文学家,虽然一部《文学回忆录》涉及远不啻文学,尚有哲学……木心于哲学混沌未开,于史学是依稀朦胧,但他一论及文学,满目彩屏。”

  《八道湾十一号》黄乔生 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 生活书店出版有限公司 2015年6月

  起点即终点,结束即开始,四重奏在日月两两相望,月的阴晴圆缺,情的聚散离合,命的循环往复,一轮满月中神话,历史,当下,三重空间合一,追问每个人心中答案。

  答案是,当然有。不仅有必要阅读鲁迅,更要深知为什么阅读鲁迅。在阅读鲁迅之前,最好先了解鲁迅的生平以及其整个人生背景,这有助于更好去理解这位作家。我不喜欢现在诸多学者对于鲁迅的评价,这其中也包括许子东先生的现代文学讲义,他在讲义里谈到,“不读鲁迅,肯定读不了中国现代文学史。”当然,如此说也无可厚非,鲁迅在现代文学史的地位确实是举足轻重的。只是我更欣赏平和地阅读他的作品,不必定要将他放在整个文学史的地位上去看。

  绵羊的道德、走狗的文化与豹之精神的高贵,这是李劼在论述《红楼梦》时所表述的观点,木心无疑拥有着豹之精神,他的文字让人颇觉有灵性,而非奴役与顺从。这大抵也是因为他用毕生的语言,在诠释究竟人是什么,人想要什么。

  鲁迅在《中国小说史略》里评价韩庆邦《海上花列传》时说其“平淡而近自然”,我想木心的文字大抵也是如此。这样的文字看似极易写就,但真要下笔却发现尤为困难。倘若没有生活这方块垒浇灌,也很难写出“让我尝一滴蜜,我便死去”这样的诗句。木心的文字简单却不通俗,毕竟除了深受传统教育之外,其身上也兼具有西学中的一些“贵族”气质。也难怪李劼曾评价其清高,清在语辞,高在飞翔。

  采地狱(“骑着白马入地狱”)、人间(哑着高歌在人间)、天堂(“抽着纸烟进天堂”)三结构,增序曲与尾声,用“一人”(木心)的“一天”(清晨、上午、中午、下午、黄昏)镶嵌“一生”(逝年、青年、中年、晚年、童年),以木心诗《大卫》变而连缀,将尼采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中人的三段精神变化——变为骆驼、变为狮子、变为孩子——契合三个人生阶段。反复诘问“人,是什么?”

  类型为“诗·歌·舞变奏三幕剧”,重点在变奏。诗剧、歌剧、舞剧的融合变奏,我、你、他的分身变奏,过去、现在、未来的交织变奏。

  《木心·人曲》 中饰演男巫、少年/中年/老年木心、管家、医生;戏剧、影视演员 / 戏剧导演 / 表演教师;深圳大学影视戏剧表演专业;“叁壹 · 戏工坊”艺术总监

  下周五晚19:30,我们有幸请到了这两部戏剧的导演与演员,与大家一起畅聊《木心与鲁迅的文学世界》,从这两部戏剧出发,探寻更加真实的他们以及他们的文学世界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AG视讯